以人为本 服务至上 科学管理 勤政高效  邮件登陆 办事指南 院机关平台 中国科学院
 
文化园地
皇冠最新新2网址大全 >> 党的建设 >> 创新文化 >> 文化园地
 
抗日纪念圣地二日游有感

在日本购岛丑剧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,电子所研究室党支部组织大家到抗日圣地台儿庄抗日纪念馆一游。游览归来,胸中不禁激荡起无限的自豪感和爱国热情。

台儿庄抗日纪念馆

站在台儿庄抗日纪念馆前,我在想,整个中国,从城市到乡村,抗日的纪念馆、纪念碑、纪念地、纪念物……多得难以数清,日本虽然不断上演篡改教科书、参拜靖国社等丑剧,企图掩盖战争罪行,然而在这么多的铁证面前,怎么抵赖?!一想到他们整个民族的掩耳盗铃,除了感到可恶、可笑之外,我们更需要的是警惕和清醒。

参观台儿庄纪念馆,给我们的是一种别样情怀。不像南京大屠杀的惨绝人寰,731部队的泯灭人性,那只能给我们痛苦和仇恨,而台儿庄大捷给我们的是自信和力量。台儿庄一战,杀敌20000余人,日本人自己统计出来的有名有姓的就有11346人,还有很多已经是无名亡魂。日本极少数战争狂人的不义和狂妄,让这么多青年成了异国他乡的孤魂野鬼,不知道这些人的良心是如何安宁的。

“七七事变后,疯狂的日军,经过了南京屠城,更加癫狂了,他们居然叫嚣,要在三个月内灭我中华……”讲解员说到这里的时候,我分明看到不少随行的同志满眼含泪,血气上涌,牙关紧咬。那一刻,我不想让我的眼泪轻易流下,眼泪里,有仇恨,有不服,更有力量和信心。想我泱泱中华,亘古以来历经磨难而不倒,屡受欺凌而不灭,成为世界上唯一的在一地一族文明延续的精英。日本妄图以枪炮欺我中华,真乃是蚍蜉撼树,必被历史的车轮碾得粉碎。

还想到白岩松曾经说过的一句话,我们就这样发展下去,再过几年,日本,不是个问题。

台儿庄古城

没去之前,早在北京的地铁站看到过巨幅广告:天下第一庄——台儿庄。当时也就是微微一笑,动辄称自己为天下第一,已成风潮,若以规模论,第一庄也该是石家庄。到后才知,乾隆第四次下江南时曾驻跸于此,因兴多喝了两杯,一时兴起,题写了天下第一庄的匾额。对于封建帝王这本也是常事。尤其二百多年前作为京杭大运河的中点,台儿庄早就是商旅云集之地,声名之盛,井四百户的石家庄确实难比,称天下第一庄也不为过。

小时候就知道台儿庄大捷,是中国军队对日的第一个也是最大的一次胜利,李宗仁战后火车站牌下的戎装照,也印在了中学历史课本上,现在几乎成了台儿庄的名片。毛主席曾经在评价李宗仁时说,李宗仁做过两件最正确的事情,一是他回归祖国的怀抱,二就是他指挥了台儿庄战役。

台儿庄古城是2008年开始重建的,未进之前,对于人造景点就有抵触,所谓北方第一水城,也觉得多是炒作。进得城来,石拱桥,乌篷船,与江南水乡无二,道旁石渠快速流动的清水,让人想起古城丽江的雅韵。台儿庄是山东省的最南端,如果来前你没查地图,看看古城的树木,你就会知道她有多少江南元素。道旁的香樟,是江南最常见的行道树,随处可见的枇杷,分明是江浙人家后院的时鲜,连鲁迅家乡的乌桕,在这里都是枝繁叶茂,翠绿可人。山东自称是我国能种茶树的最北省份,遗憾的是,未见茶园以印证,也没听导游们提起。

走在古城的街道上,看到建筑物如此讲究,要么富丽堂皇,要么古香古色,我倒觉得有些不安来。忽然看到几所战时的建筑,近前看介绍,知道还留有53处二战原貌遗存,我会心地点了点头。面面弹孔墙,狰狞可怖,让人想起当时的惨烈,再回想纪念馆那长长的烈士名单,我无声地握紧了双拳。

微山湖

地理书上,这个湖称作南四湖,是中国第四、北方最大的淡水湖。一个湖分成四段,由北到南分别叫南阳湖、独山湖、昭阳湖、微山湖,就象世界上的海洋本就是一个,各家门口的那一块自己起个小名罢了。一部电影,一首电影歌曲,使微山湖变得家喻户晓,所以现在的南四湖统称为微山湖,而它的大名倒几乎无人知道了,更别说其它三个名字了。

站在游船上,极目前望,水面浩浩荡荡,无穷无尽,真是应了“秋水共长天一色”的名句。没有孤鹜,但有白鹭和麻鸭。白鹭觅食太认真,站在水草上一动不动,惹得船上人为它的真假分作两派,争论不休,眼看船就走远了,振翅一飞,给了答案,也让船上一片惊呼。麻鸭倒是从容,来船不飞,见人不惊,昂首挺胸练习游泳,猛地下潜水中,迅又复原,不知是真捉到了猎物还是做做样子,娱乐观众。听说微山湖的咸鸭蛋好吃,以个儿大油多著称,原因是本地养鸭以小鱼小虾为饲料。我倒不敢尽信,但要用野生麻鸭蛋腌制,一定品质不错。船舷外是12万亩的野生莲藕,一眼难见边际。我想,“接天莲叶无穷碧”,本不应该用来描写杭州西湖。原以为野生的莲藕要比家种的小一些,没想到,大大的莲叶,甚至比家种的还要大,看到采莲蓬的小船把竹篙插到水里有几米深,知道了这里的莲藕是因水太深无法采挖,因而年年繁衍,成了“野生”的了。

湖中小岛上,有一个小李庄,据说是铁道游击队大队长刘洪的养伤处。庄上还复原了大队部、芳林嫂旧居等,看后让人想起那艰苦的岁月。在村口,还修了简单的工事,可能是过于简陋了,让我觉得难以对付虎狼般的日寇。倒是周围无边的芦苇荡,若组成另一支雁翎队,与日本兵周旋,让我想起了许多痛快的电影画面。

归程中,已是傍晚,看着徐徐落下的夕阳,我执拗地重复着那首著名歌曲的前两句,不愿停下。

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,

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。

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,

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。

…………

 

(电子所供稿)

 
 
 
Copyright 1996- 中国科学院皇冠最新新2网址大全 京区党委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
电话/传真:(010)62661266/(010)62661245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四街18号紫金数码园1号楼 邮编:100190 EMAIL: dwxcb@cashq.ac.cn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