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人为本 服务至上 科学管理 勤政高效  邮件登陆 办事指南 院机关平台 中国科学院
 
创新风采录
皇冠最新新2网址大全 >> 党的建设 >> 创新文化 >> 创新风采录
 
张晓林“另类”诠释数字图书馆

     对大多数人而言,图书馆就是一个巨大的书库。在现代信息技术基础上出现的各种电子图书,不过是缩小了存储空间,扩大了容量。然而,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主任张晓林对现代数字图书馆却有另一种诠释。他认为,现代数字图书馆是一个为读者提供各种信息服务的载体,即不能简单地把数字图书馆看成图书的数字化。数字图书馆实际上是一个信息服务体系,该体系建立于分布的资源集成机制上,不仅能为读者提供图书馆自身的资源、合作伙伴的资源等,而且能在这些资源的框架体系之中,为用户提供信息加工,帮助其发展和创造。
   记者:你对数字图书馆的理解和解释是我从未想象到的,想必不少人与我有同感。你非常非常超前,同行们怎样看?
    张晓林:同行中也有人不理解。他们认为我所描述的数字图书馆不是图书馆的工作。但我得到的结论是通过对许多科研单位的问卷调查发现的。我一直在思考,图书馆的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什么?仔细想一想,就不难理解了,这是数字图书馆发展的一种趋势。
    数字图书馆的演变在我国经历了3个阶段。第一阶段是以资源为主的数字图书馆,建很多数据库,读者通过网站检索利用图书馆资源;第二阶段是以集成服务为主的数字图书馆,就是不仅建设图书馆,还要把大家的图书馆,网上图书馆等充分利用,把各种资源集成起来,给读者提供一个逻辑上相对整体的资源库;第三阶段是以用户为基础的数字图书馆,从用户的角度考虑如何把各种资源,各种服务,甚至非图书馆内的服务集成起来提供给读者。
    记者:咱们的图书馆现在能达到这个目标吗?
    张晓林:正在朝这个目标发展,在中科院院内已经有一定影响。因为中科院知识创新工程给了我们很大支持。几年前,大部分图书馆的重点还是如何数字化时,还没有考虑把现有各种数字化资源利用起来,只是在网上有几百、几千个数据库,读者可以慢慢去找。但我的观点给了大家一种新感觉,也许就因为这一观点,中科院把我招聘来了。
    目前,中科院的任何一个研究所都可以在自己所里,通过一个统一的界面,能够了解、检索使用我们提供的自己的、购买的,包括第三方的资源和服务,即我们所说的“资源到所,服务到人”。科研人员基本上可以在办公室立刻获得他们想要的资料,有的通过下载,有的通过我们的服务在1~2天内获得,还有的可以通过我们的虚拟参考咨询系统获得。
    记者:作为中科院“百人计划”的一员,我揣摩着你必有一些独特之处,能否介绍一下你是如何入选的吗?
    张晓林:可能是有一点儿特殊。我原来是学物理的,这一点对我来说可能是一种优势。并且我对人文科学也很感兴趣,因而考虑问题可能会有新的视角来确定我的核心框架,而这种框架不同于长期在图书馆,从大学到研究生一直读图书馆专业的人。
    再者,我还担任了较长时间的教学工作。我曾在四川大学担任信息管理系主任,理论研究相对较多,但与实践联系也很紧密。那时,几乎与四川各个高校图书馆的馆长、副馆长都相识,与各图书馆从事自动化技术的工作人员等也都认识,常去作调研工作,从而对实践有一定了解。
    另外,我断断续续在国外呆了数年。而这些 学习对我将国内与国外两方面结合起来有很大帮助。1982年~1984年,我到国外读图书馆学硕士,回来后到四川大学参与信息管理系建系;1988年~1992年,我又回去读了4年;后来,2000年~2001年我又去了一年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一直注意将国内与国外的情况结合起来。虽然刚开始出去时,我对国内情况不太了解,但是后来每次我都是带着国内的问题去进行研究的,包括读博士时,我的博士论文有一半素材都是来自于国内的。特别是最后一次,我在那儿呆了9个月,每个月研究一个课题,每个课题都与国内的实际情况有联系。
    记者:你与其他人对数字图书馆的理解差异具体表现在哪儿?
    张晓林:对于图书馆这类学科来说,很多东西都在技术之外,包括数字图书馆。一个很好的技术是最实用的技术,是该阶段我国最需要的技术,而不一定是世界最先进的。我们不是去做研究,而是去做能够发挥作用的。在这一过程中,包括我们请一些外国人做报告,最头疼的是如何让他们了解国内的情况,使他的报告能与国内结合。如果他从头讲起,而我们已经走了10年,就没有必要了;如果他从最后讲起,我们可能听不懂。
    可能因为我是学物理的,考虑问题喜欢考虑大的方面,很多时候爱考虑框架和趋势。而国内,因为主要是跟着国外的发展,许多人当时主要是考虑图书馆的自动化,怎样建设目录,怎样把图书馆建设好等,数字图书馆则在考虑数字资源。而实际上,在2000年,数字图书馆已经又向前有所发展,在试验一些新内容。
    前面我提到数字图书馆经历了3个阶段。在国外,第一阶段已经很成熟,第二阶段已经出现了设计、方案和一些简单实验,第三阶段已经在研究中提到。所以,当时我在研究中就提到要把这三个阶段的模式都考虑进来,建设一个以资源为主的数字图书馆,但要考虑将来集成到一个以用户为中心的数字图书馆,最后被用户利用到他们的环境中。
    记者:目前,我们有哪些新的服务方式?
    张晓林:我们有种服务叫“集团采购,联合建设”。国内外原始的电子图书约有5万多种。我们主要为研究生提供,为满足对人文学科的需要,去年购买了2万多种,今年会更多。这些图书是最近几年的新书,基本上在全院开通。
    目前开通的国外硕博论文已达7万种。如果每个图书馆去采购,成本会很高。像Elsevier是国际最大的科技期刊出版商,出版1700种期刊,质量比较高,都是很有影响力的核心期刊。以前我们有个所购买了这个数据库,花了27500美元。如果全院每个研究机构都去买,一共有5个情报机构,80多个所,需要200多万美元。现在我们第1年用25万美元就把所有的都买下来了,并为全院提供服务。并且,我们给研究所购买这个数据库的价格是1600美元。
现在,我们基本上是采取这种全院组团的模式。到今年6月底会有外文3002种,中文9264种,基本上可以把各种科技文献较完整地覆盖。在这个基础上,我们建立了叫做“馆际互借、全文传递”系统。
    在此基础上,我们还建有参考咨询系统—— 虚拟参考咨询。以前是科研人员到馆里来或打电话提出请求,现在他们可以在网上提出问题,我们则在3个工作日内就给予答复,当然我们尽量争取越快越好。
    现在,我们正在考虑建立“实时咨询系统”。利用电子邮件进行咨询服务,类似于MSN,QQ等。但这个在技术上更复杂一些。
    总之,关于数字图书馆建设,我自己有一个说法,叫移动目标,即不是一个固定目标。以前,印度科学家阮甘纳赞曾提过图书馆的五法则,其中有一个法则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说图书馆是一个有机体,根据读者的需求去发现它的问题。


(本栏目与科学时报社合办)

(科学时报记者王静)

 
 
 
Copyright 1996- 中国科学院皇冠最新新2网址大全 京区党委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
电话/传真:(010)62661266/(010)62661245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四街18号紫金数码园1号楼 邮编:100190 EMAIL: dwxcb@cashq.ac.cn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